阿弥

我就是从这里跳下去!淹死!也不会爬墙的!
真香:D

趁极化前一天瞎奶一波安定的书信

如有雷同不胜荣幸,如有错误望指出_(:3」∠❀)_
第一封信:
致主上
我加入了新选组,也见到了冲田君。
此时额度他似乎已经患了肺痨,同记忆中一样,并未打算让别人发现。
可是,我并没有见到他所佩戴的我,取而代之的是一振陌生的太刀,和清光一起被佩戴在他腰侧。
稍微有点不安。
第二封信
致主上:
冲田屋事件已经过去了,我。。。亲眼见证了清光的折断。
很痛吧,那个笨蛋。
直到现在为止,我仍未见到被冲田君所佩戴的我。。。
如果我是在清光折断后才到冲田君身边的话,那我和他的记忆。。。
是哪里出错了嘛?
第三封信
致主上:
不知您的身体如何?
冲田君还是走了,和记忆中一样,在一个明朗的日子里。
直到冲田君逝去,我仍旧没有见到被他所佩戴的我。
脑海里仿佛一切都明朗了。
其实我从未被冲田君使用过,使用我的只是一名憧憬着冲田君的新选组成员罢了。
不过已经不要紧了,因为现在使用我的,是您。
我很快就会回来到您的身边。
请耐心等待。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