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

我就是从这里跳下去!淹死!也不会爬墙的!
真香:D

一起守岁吧❤

2018年第一篇文
新年的本丸
Ooc有
剧情很迷
结尾仓促
没有赶上2017的尾巴。
以后会以这个本丸为舞台写故事_(:3」∠❀)_
——
12月31日,一年的最后一天
审神者自幼便有着守岁的习惯,话是这么说,事实上只是半夜悄悄溜出卧室一个人仰望着星空喝着早已冷透的咖啡熬夜,接着被发现然后接受教育罢了。
没有家人的喧闹,或是热腾腾的食物,仅有的几个朋友都归了家,只有无尽的冷与孤寂,还有被寒风隐隐作痛的手。
9岁之后她在家族里便成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存在——起码她是这么想的。
当然这都是题外话。
今年也还是一样吗。。。
审神者坐在地板上,哈了一口气抬头望着漆黑一片的天空。算算时间,还早着呢,这才8点多。
做些什么来打发时间呢。。。不如先去泡杯咖啡好啦?
“啊—路—基!”今剑蹦蹦跳跳地跑到审神者的身侧,拉起了她的手“呐呐啊路基,陪我玩吧!”“唔。。。好啊。不过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了吧。”审神者站起身,末了仿佛怕小短刀误会似得,又急忙添上一句,“我是说今年,因为明天就是新的一年啦。”“新的一年。。。”小小的今剑歪了歪头,“那,啊路基要守岁嘛?今剑也想要守岁可以吗?”“是的呀。”小姑娘弯起了眸子,浅笑盈盈地应着,“我有这个习惯。今剑要守岁哇?当然可以的呀。”
“哦,守岁啊?已经到了这个日子了啊。”鹤丸忽的窜了出来,审神者见他手上还拿着几个雪球,笑着感叹着“时间过得还真快啊。啊不过要守岁的话免不了宵夜吧,我去让小光做点宵夜。”“欸?才8点啊?不,鹤丸先生也要守岁嘛?”审神者略微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随后想了想也是,没有人规定只有她一个人会守岁。
“是啊。”三日月弯起了他承载着新月的美丽眼眸,笑眯眯的饮了口茶水,“时间过得还真快呢。那我这个老头子也偶尔来守个岁好了哈哈哈。”
“啊路基要守岁嘛?我也要!”安定“刷”的一下拉开审神者斜后方的拉门,蓝色的眼睛里仿佛闪烁着星星。“当年一直和冲田君还有清光一起守岁呢!好怀念啊!只可惜。。。后来就只有我和冲田君,再后来。。。”“是呢。”清光一手搭在安定肩上,看了看安定渐渐有些沉下去的脸,拍了拍他的脑袋。
“今年咱们和现在的啊路基一起守岁吧。”他轻声道。“嗯。”
“长期一个人守岁的,本丸里应该有不少吧。”三日月没由来的说了一句。
审神者看着他们沉吟了半晌,起身匆匆跑向召集刀男们集合的摇铃,用力摇了摇,待得本丸全员集合后,她红着脸,大声道“那个,因为今天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所以我想邀请大家一起守岁,那个。。。因为可以热闹些。。。啊,如果有想睡的可以先睡。不是,如果有不想参加,也不是。。。嗯。。。对不起。”
“守岁啊?好像很有趣啊!”“哇可以和一期哥守岁好棒!”“和一期哥一起守岁什么的最高!!!”“小叔叔咱们来玩吧!”“守岁当然是要喝酒咯~”“嗯守岁啊。。。来做一些愉♂悦的事情吧,我是说玩游戏哦。呵呵呵呵。”“兼桑你守岁真的没问题。。。”“国広你别真把我当小孩子啊!!!”“居然要和赝品一起守岁。。。”“哟西办集会啦集会!”“没兴趣和你们打好关系。”
审神者看着众人你一言我一句地哄闹着,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下去也不是,红着脸颊笑着,突然微微变了神情,嘴唇微张,最终大声地打了一个喷嚏。
没错很大声,而这个无意的举动让全场静了下来并且盯着她看。
小姑娘的脸颊更红了,手足无措地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干脆捂脸低头。
“诶呀,家主是感冒了嘛?”髭切笑眯眯地说道,随后见身边一道残影过去,了然般的呵呵笑着,随后悄悄逗弄了下身边的弟弟。
“啊路基是不是穿的太少了啊。”“大将稍微注意点身体啊?”“主君要不要让药研给你看看?”“最近有好好休息嘛?”
压切长谷部快速地将穿在身上的外套脱下披在审神者身上,口吻带着些责备,“啊路基,再怎么说您也不能什么都不穿就出来。”“长谷部。。。”审神者十分委屈“我穿了的。”长谷部仿佛被噎住了,两人面面相觑不发言语。
“那么,我就先去准备晚些用的夜宵好了。嗯。。。”烛台切打破了沉寂,又扯了扯身旁的大俱利,“做火锅怎么样?俱利酱麻烦你来帮我打下手好吗?”“。。。没兴趣和你们搞好关系。”
“最主要是找些好酒来!”已经稍有些醉意的次郎太刀招呼着。“光仔我也来帮忙!”“那我也来帮忙好了。”“哟西我们AWT48要不要也排个表演?“欸?可是只剩下4个小时不到了哦。”“守岁怎么能少了油豆腐呢?鸣狐我们去做点油豆腐吧!”“嗯(本音)”气氛很快就又热闹起来。几乎所有刃都跑去做一些或许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准备。
审神者眨眨眼随后嘿嘿笑起来。
大约是22点到23点那会子人又集齐在院落里,粟田口的短刀和胁差们拉着一期和鸣狐吃着便当各种玩闹,狮子王和同田贯几个开始堆起了雪人,大狸子意外地喜欢玩雪呢。
次郎太刀拉着自家兄长还有不动以及新选组一起喝酒,大和守安定微醺着半靠在清光身上傻笑,脸颊红扑扑的嘴里不停念叨着“冲田君”,清光有些嫌弃地轻轻推了推他,抱怨着“啊吵死了!”酒品不佳的和泉守倒地死睡不起,堀川见了顺势找借口将自家兄弟的布给扯了嘴上说着要给兼桑盖转眼就交给了歌仙丢进了洗衣房。长曾弥和山伏两个大笑着一个举着酒壶拍了拍伸着尔康手欲哭无泪的山姥切的肩膀,另一个“咔咔咔”地笑着大力揉了揉山姥切的头发。
山姥切突然夺过长曾弥手中的酒壶直接对瓶吹大口灌,吨吨吨吨吨!山伏大笑着道兄弟慢慢喝。长曾弥一脸懵伸手想要阻止。
一旁几个“老人家”乐呵呵地品着茶吃着审神者给他们订的吃食,毕竟这么短时间内没办法做出全本丸几十口人的伙食,所以审神者干脆抄起电话给订了些外卖。
左文字三兄弟坐在一起,小夜有些羡慕地看着对面玩举高高的岩融和今剑。江雪轻咳了声朝小夜伸出手,问他要不要像他们一样玩,小夜腼腆这脸点了点头,踌躇下将手搭在了江雪手上,这时宗三笑眯眯来了一句:“论身高我可是还比兄长高了1cm啊。”歌仙在一旁看着默默对比了下身高决定保持沉默。最后还是轮流给小夜举高高,并且也拜托了岩融,岩融大笑着将小夜扛在肩上,另一边扛着爱染,两个孩子新奇地看着另一个海拔的景色。
一旁的一期见药研盯着那里便一把将他抱起,药研推了推眼镜表示并不用,“欸药研你耳朵红了也。”“闭嘴,乱。”接着弟弟们也吵着要一期哥抱,一期笑着轮流抱过去,结果不小心一个顺手把一旁正吃着的小叔叔也举起来了,意识到自己失礼的举动一期涨红了脸,急忙将鸣狐放下,鸣狐皱了皱眉随后一把将一期公主抱了起来。“这样,才对(本音。)”鸣狐看着呆愣的一期,木讷这脸,“我也,是很强壮的(本音)。”随后才缓缓放下他。
今年,是不一样的。
审神者看着其乐融融的本丸,小抿了口长谷部特意替她泡的热牛奶——虽然她内心想的也习惯喝的是咖啡。身上披的依旧是那件长谷部的外套。
“啊路基,不去玩吗?”长谷部替她拿来了些吃食,站在她身侧。“嗯。”她微微点头,“我还是。。。嗯。。。长谷部你才是。”“不。。我不。。。”“啊,啊路基sama还有长谷部先生也,也一起来玩吧!”五虎退和秋田有些害羞,两个人满怀期待地看着两人。
“不。我。。。”“来嘛!”乱伸手将审神者拉起来,审神者急忙放下手中的牛奶,随后拉着长谷部,笑得无奈“那就走吧。”
长谷部长叹一声,“啊路基,你这人真是。。。”随后与她一起走进人群之中尽情玩耍。
“那么!最后的10秒倒计时啦!”鹤丸不知从哪里掏出了麦克风
“10!”
“9!”
“8!”
“7!”
“6!”
“5!”
“4!”
“3!”
“2!”
“1!”
“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