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

我就是从这里跳下去!淹死!也不会爬墙的!
真香:D

一起守岁吧❤

2018年第一篇文
新年的本丸
Ooc有
剧情很迷
结尾仓促
没有赶上2017的尾巴。
以后会以这个本丸为舞台写故事_(:3」∠❀)_
——
12月31日,一年的最后一天
审神者自幼便有着守岁的习惯,话是这么说,事实上只是半夜悄悄溜出卧室一个人仰望着星空喝着早已冷透的咖啡熬夜,接着被发现然后接受教育罢了。
没有家人的喧闹,或是热腾腾的食物,仅有的几个朋友都归了家,只有无尽的冷与孤寂,还有被寒风隐隐作痛的手。
9岁之后她在家族里便成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存在——起码她是这么想的。
当然这都是题外话。
今年也还是一样吗。。。
审神者坐在地板上,哈了一口气抬头望着漆黑一片的天空。算算时间,还早着呢,这才8点多。
做些什么来打发时间呢。。。不如先去泡杯咖啡好啦?
“啊—路—基!”今剑蹦蹦跳跳地跑到审神者的身侧,拉起了她的手“呐呐啊路基,陪我玩吧!”“唔。。。好啊。不过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了吧。”审神者站起身,末了仿佛怕小短刀误会似得,又急忙添上一句,“我是说今年,因为明天就是新的一年啦。”“新的一年。。。”小小的今剑歪了歪头,“那,啊路基要守岁嘛?今剑也想要守岁可以吗?”“是的呀。”小姑娘弯起了眸子,浅笑盈盈地应着,“我有这个习惯。今剑要守岁哇?当然可以的呀。”
“哦,守岁啊?已经到了这个日子了啊。”鹤丸忽的窜了出来,审神者见他手上还拿着几个雪球,笑着感叹着“时间过得还真快啊。啊不过要守岁的话免不了宵夜吧,我去让小光做点宵夜。”“欸?才8点啊?不,鹤丸先生也要守岁嘛?”审神者略微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随后想了想也是,没有人规定只有她一个人会守岁。
“是啊。”三日月弯起了他承载着新月的美丽眼眸,笑眯眯的饮了口茶水,“时间过得还真快呢。那我这个老头子也偶尔来守个岁好了哈哈哈。”
“啊路基要守岁嘛?我也要!”安定“刷”的一下拉开审神者斜后方的拉门,蓝色的眼睛里仿佛闪烁着星星。“当年一直和冲田君还有清光一起守岁呢!好怀念啊!只可惜。。。后来就只有我和冲田君,再后来。。。”“是呢。”清光一手搭在安定肩上,看了看安定渐渐有些沉下去的脸,拍了拍他的脑袋。
“今年咱们和现在的啊路基一起守岁吧。”他轻声道。“嗯。”
“长期一个人守岁的,本丸里应该有不少吧。”三日月没由来的说了一句。
审神者看着他们沉吟了半晌,起身匆匆跑向召集刀男们集合的摇铃,用力摇了摇,待得本丸全员集合后,她红着脸,大声道“那个,因为今天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所以我想邀请大家一起守岁,那个。。。因为可以热闹些。。。啊,如果有想睡的可以先睡。不是,如果有不想参加,也不是。。。嗯。。。对不起。”
“守岁啊?好像很有趣啊!”“哇可以和一期哥守岁好棒!”“和一期哥一起守岁什么的最高!!!”“小叔叔咱们来玩吧!”“守岁当然是要喝酒咯~”“嗯守岁啊。。。来做一些愉♂悦的事情吧,我是说玩游戏哦。呵呵呵呵。”“兼桑你守岁真的没问题。。。”“国広你别真把我当小孩子啊!!!”“居然要和赝品一起守岁。。。”“哟西办集会啦集会!”“没兴趣和你们打好关系。”
审神者看着众人你一言我一句地哄闹着,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下去也不是,红着脸颊笑着,突然微微变了神情,嘴唇微张,最终大声地打了一个喷嚏。
没错很大声,而这个无意的举动让全场静了下来并且盯着她看。
小姑娘的脸颊更红了,手足无措地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干脆捂脸低头。
“诶呀,家主是感冒了嘛?”髭切笑眯眯地说道,随后见身边一道残影过去,了然般的呵呵笑着,随后悄悄逗弄了下身边的弟弟。
“啊路基是不是穿的太少了啊。”“大将稍微注意点身体啊?”“主君要不要让药研给你看看?”“最近有好好休息嘛?”
压切长谷部快速地将穿在身上的外套脱下披在审神者身上,口吻带着些责备,“啊路基,再怎么说您也不能什么都不穿就出来。”“长谷部。。。”审神者十分委屈“我穿了的。”长谷部仿佛被噎住了,两人面面相觑不发言语。
“那么,我就先去准备晚些用的夜宵好了。嗯。。。”烛台切打破了沉寂,又扯了扯身旁的大俱利,“做火锅怎么样?俱利酱麻烦你来帮我打下手好吗?”“。。。没兴趣和你们搞好关系。”
“最主要是找些好酒来!”已经稍有些醉意的次郎太刀招呼着。“光仔我也来帮忙!”“那我也来帮忙好了。”“哟西我们AWT48要不要也排个表演?“欸?可是只剩下4个小时不到了哦。”“守岁怎么能少了油豆腐呢?鸣狐我们去做点油豆腐吧!”“嗯(本音)”气氛很快就又热闹起来。几乎所有刃都跑去做一些或许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准备。
审神者眨眨眼随后嘿嘿笑起来。
大约是22点到23点那会子人又集齐在院落里,粟田口的短刀和胁差们拉着一期和鸣狐吃着便当各种玩闹,狮子王和同田贯几个开始堆起了雪人,大狸子意外地喜欢玩雪呢。
次郎太刀拉着自家兄长还有不动以及新选组一起喝酒,大和守安定微醺着半靠在清光身上傻笑,脸颊红扑扑的嘴里不停念叨着“冲田君”,清光有些嫌弃地轻轻推了推他,抱怨着“啊吵死了!”酒品不佳的和泉守倒地死睡不起,堀川见了顺势找借口将自家兄弟的布给扯了嘴上说着要给兼桑盖转眼就交给了歌仙丢进了洗衣房。长曾弥和山伏两个大笑着一个举着酒壶拍了拍伸着尔康手欲哭无泪的山姥切的肩膀,另一个“咔咔咔”地笑着大力揉了揉山姥切的头发。
山姥切突然夺过长曾弥手中的酒壶直接对瓶吹大口灌,吨吨吨吨吨!山伏大笑着道兄弟慢慢喝。长曾弥一脸懵伸手想要阻止。
一旁几个“老人家”乐呵呵地品着茶吃着审神者给他们订的吃食,毕竟这么短时间内没办法做出全本丸几十口人的伙食,所以审神者干脆抄起电话给订了些外卖。
左文字三兄弟坐在一起,小夜有些羡慕地看着对面玩举高高的岩融和今剑。江雪轻咳了声朝小夜伸出手,问他要不要像他们一样玩,小夜腼腆这脸点了点头,踌躇下将手搭在了江雪手上,这时宗三笑眯眯来了一句:“论身高我可是还比兄长高了1cm啊。”歌仙在一旁看着默默对比了下身高决定保持沉默。最后还是轮流给小夜举高高,并且也拜托了岩融,岩融大笑着将小夜扛在肩上,另一边扛着爱染,两个孩子新奇地看着另一个海拔的景色。
一旁的一期见药研盯着那里便一把将他抱起,药研推了推眼镜表示并不用,“欸药研你耳朵红了也。”“闭嘴,乱。”接着弟弟们也吵着要一期哥抱,一期笑着轮流抱过去,结果不小心一个顺手把一旁正吃着的小叔叔也举起来了,意识到自己失礼的举动一期涨红了脸,急忙将鸣狐放下,鸣狐皱了皱眉随后一把将一期公主抱了起来。“这样,才对(本音。)”鸣狐看着呆愣的一期,木讷这脸,“我也,是很强壮的(本音)。”随后才缓缓放下他。
今年,是不一样的。
审神者看着其乐融融的本丸,小抿了口长谷部特意替她泡的热牛奶——虽然她内心想的也习惯喝的是咖啡。身上披的依旧是那件长谷部的外套。
“啊路基,不去玩吗?”长谷部替她拿来了些吃食,站在她身侧。“嗯。”她微微点头,“我还是。。。嗯。。。长谷部你才是。”“不。。我不。。。”“啊,啊路基sama还有长谷部先生也,也一起来玩吧!”五虎退和秋田有些害羞,两个人满怀期待地看着两人。
“不。我。。。”“来嘛!”乱伸手将审神者拉起来,审神者急忙放下手中的牛奶,随后拉着长谷部,笑得无奈“那就走吧。”
长谷部长叹一声,“啊路基,你这人真是。。。”随后与她一起走进人群之中尽情玩耍。
“那么!最后的10秒倒计时啦!”鹤丸不知从哪里掏出了麦克风
“10!”
“9!”
“8!”
“7!”
“6!”
“5!”
“4!”
“3!”
“2!”
“1!”
“新年快乐!”

wodema我昨天居然梦到一期一振把博多给。。。了。。。
博多在他身。下哭着喊着面色潮红地说着“不要”。。。
我。。。
我tm是不是没救了

粟田口唯一太刀与妹妹(划掉)弟弟的日常。。。吧

论这个婶的画风如何猎奇

ooc我的
画风猎奇的女婶
有苏
不喜勿喷_(:3」∠❀)_
——
加州清光
我是这个本丸的初始刀
刚见面的时候主上说她就喜欢可爱的东西
对,可爱的东西
然后去出阵
看到敌短的时候啊路基尖叫一声
理所当然的,我以为她在害怕,刚想安慰她来着。
“清光那东西好可爱我们弄一只回去养好不好!”
她这么说:)
#不好!#
#它哪有我可爱!#

鹤丸国永
刚和啊路基见面那会儿,我一直以为那是个软萌的小姑娘
直到那天
啊路基和我一起去1 图出阵练级。
“解放下压力吗~”
她笑得温和
长谷部嘱咐我要照顾好啊路基
结果到了战场
就见小姑娘一刀砍翻一个:)
“嘁完全不够打”
#这还真是吓到我了#
#这是压抑了多久#

烛台切光忠
记得有一次
早上
啊路基很乖巧的
整理好衣服
穿着条小裙子
做完日课
蹦蹦跳跳地和短刀们捉迷藏
等过一会
她回来后
玩的一身脏
裙子还破了
更甚的
她的高跟鞋的鞋跟
断掉了:)
#我记得啊路基是16岁没错啊#
#你们是玩的捉迷藏对吧#

歌仙兼定
有一次
啊路基穿了一条很风雅的小裙子
“我要成为一个大家闺秀!!!”
她这么和我说
我很欣慰
回房拿个文房四宝的时间
回来后
发现她已经一身脏
并且在爬树
掏鸟蛋:)
#不这一点都不风雅#
#说好的成为大家闺秀呢#

一期一振
那天主殿领着弟弟们出阵
不小心遇到了检非违使
回来的时候
就看到她
头上顶着中伤的小夜
右手抱着重伤的药研
左肩上趴着五虎退的一只小老虎
左掖下夹着中伤的鲶尾
其他弟弟在后面乖巧的跟着
所有人包括啊路基都挂了彩身上全是血
分不清是他们的还是敌人的
“一期一振你去让咪酱他们准备这点心我来手入。”
即使是这样啊路基还是踩着坏掉的高跟鞋一瘸一拐地快速往手入室走去
#手入还是我来吧主殿#
#辛苦了,主殿#
#话说回来主殿你是怎么做到的#

压切长谷部
啊路基每次外出穿的总是高跟鞋
包括出阵
而且
无论是细长还是粗跟
啊路基都是健步如飞机动快上百宛如在平地上奔跑
“长谷部你看又搓出来一个金球球!”
“啊路基,请不要穿着高跟鞋跑步,您这样很容易崴到脚或是摔跤。”
“放心吧不会的。。。嗷呜!!!”
“啪嚓!”
除了个别意外
#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啊路基#
#还有那是金色刀装啊路基#

药研藤四郎
大将的脑回路和画风真的很猎奇
并且能教坏小孩子
某次出阵
秋田问她为什么每次都要穿跟这么高的鞋子
“因为很方便呀”
大将这么说
然后敌队出现了
“我来掩饰给秋田看吧~”
然后看到她迅速脱下左脚的高跟鞋“刷”地一下扔出去砸死个敌短
“看吧~”她笑得人畜无害,然后冲到对面捡回了沾染了血迹的高跟鞋穿回去
所辛对面被消灭的差不多大将没什么危险可言
又见她“呵呵”地笑着砍死了最后的敌人。
“大将那个是错误的示范,别学。”
“嗯,看起来也是。”
然后大将被本丸的几大家长训得不轻
#还好秋田没信#
#投石兵:我可能要失业了:)#
#说好的敌短很可爱很想养的呢#

这大概就是挖弟前后171内心的区别吧

论智障婶的六一

ooc算我的
米娜桑六一快乐
论有一个16岁花季智障婶多么无奈
——
五虎退
今天被啊路基叫了过去
先是被抱进怀里揉了揉
然后被塞了一袋子金平糖
“儿童节快乐哟退酱~”
#可,可是啊路基我比你大啊#
#啊,不行小老虎,不能爬到主人身上#

药研藤四郎
被大将叫了过去。
对方二话不说往我怀里塞了什么东西。
结果发现是糖果。
“儿童节快乐哟药研~”
想说些什么,大将开始絮絮叨叨起来,并且慈爱(?)地摸了摸我的头。
#大将我不是小孩子:)#
#大将看我的眼神仿佛在看三岁的孩子:)#

萤丸
道理我都懂
过节我也懂。
爱染被叫来我也懂,毕竟是短刀。
可是为什么把我也叫来:)
萤可是大太哦
#请不要摸我的头啦#
#糖好甜#

和泉守兼定
被叫过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乱藤四郎。
不知道为什么眼神变得微妙。
一头雾水地进了啊路基的房间,然后被塞了包糖果。
“儿童节快乐哟卡内桑~”审神者一脸滑稽,“嘛,不用害羞啦,大家都知道你除我以外是本丸最小的一个hohohoho~”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火大:)#
#回去以后把糖给了国広#

石切丸
据说今天是儿童节,同为大太刀的萤丸也收到了啊路基的礼物。
“哈哈哈”地笑了几声就看到啊路基风风火火地跑过来,怀里还揣了一个玩偶。
想着是不是给今剑的呢,她就在我面前停下来把玩偶塞进我怀里。
“哈哈哈哈papa祝你节日快乐!!怎么样开不开心喜不喜欢!!!”
#突然就笑不出来了#
#震惊!女儿竟给父亲准备儿童节礼物!#

笑面青江
嗯~据说今天是儿童节呢。
抱着lv.1的兄长大人根本不敢开黄腔:)
“青江江啊~儿童节快乐!!今年的礼物是金。。。啊噗!!!”
我看到啊路基朝我跑来,手里举着几个金球球
啊路基摔倒了
金球球摔碎了
我的金蛋蛋!
#贞次?怎么了?#
#不没什么;)#

一期一振
听闻主殿给弟弟们准备儿童节礼物,特意前去道谢。
“没什么啊,小孩子就该过这种节日有什么错~”主殿晃了晃腿。
然后她塞了一个毛绒玩具给我:)
#主殿这太。。。#
#没关系哦反正在我眼里你们都是孩子#

敌方短刀乙
本来今天是正常上班的
和一个本丸对峙的时候对方婶婶突然窜出来。
送了我一袋糖果
并且祝贺我儿童节快乐;)
然后为了答谢糖果我们撤退了
对。撤退了
#敌方婶婶是好人#
#就是她的刀一个个的“和善的眼神”我承受不来真的#

压切长谷部
“h~s~b~”审神者一下子扑到背上吊着。用手小心翼翼地托住她防止她滑落。
“我要儿童节礼物呀!”她眯着眼笑着。
“啊路基想要什么礼物?博多的小判?五虎退的小老虎?鸣狐的小狐狸?请随意吩咐。”
“我才不要一期一振会杀了我的:)”
“嘿嘿嘿,我想要看你轻轻用牙将手套咬下来 ̄﹃ ̄”
“拜领主命”
#审神者·重伤#
#啊路基!啊路基你怎么了啊路基!#
#我们之间出了一个叛徒:)#

刀匠
我本来以为婶婶是来锻刀的来着。
没想到被塞了增高鞋垫和牛奶:)
“没关系,总有一天你会长高的。”她微笑着说。
#哦!!!!#
#我有一句mmp不知当不当。。。不,我要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