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

我只是希望我喜欢的人能得到幸福。

关于那本十分糟糕的书籍

ooc有


无cp

还是比较大众的梗_(:3」∠❀)_

——


事情发生在一个明媚的下午,烛台切光忠十分严肃地把本丸里的家长刃们还有审神者叫到了大广间。


烛台切光忠瞟了一眼被家长们围住却盘着腿还在掏耳朵的审神者,歌仙在一旁罕见地没有数落她动作不雅,十分严肃地开口。


“这次喊你们来是为了讨论一下主您所看的书籍的事情。”


“啊?”审神者停下了她掏耳朵的动作,她吹了吹指间,语气随意地问,“我看的书怎么了嘛,不就是很平常的漫画小说嘛。”


“不,就那充满某种颜色的内容来讲并不风雅。”歌仙兼定有些头疼地扶了扶额头,他曾翻阅过审神者所收藏的那些书籍,一些偏向清水向的还好,但另外类似于同人本里面的内容让他有些一言难尽,倒不是因为里面讲的是男性之间的社会主义兄弟情(审神者强调是这种感情),毕竟这是审神者的兴趣他无权干涉,而且他也不是那么无法接受,而是因为里面的内容真的太黄暴。


真的,太黄暴。


崇尚风雅没见过这种世面的歌仙兼定翻阅书籍的时候仿佛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大门。


然后他很坚定地念叨着“这不风雅”然后把那扇大门关上了顺便给上了锁。


并且下定决心再也不去看审神者的书了。


“所以说,并不是所有书都会上高速啦!”审神者撇了撇嘴百无聊赖地玩着自己的头发,“只是你看的那本的车速恰巧快了那么一点而已啦。”


“况且你们不是都默许我看这些书的嘛。”审神者抬眼看了一眼正坐着的烛台切光忠,见他面色不善转头看了眼同样正坐的压切长谷部。


“怎么又要讲这个了?”


“主还记得,您同我们保证过什么吗?”


“?不掏鸟蛋不掀伽罗裙子不偷吃零食不和鹤球捣蛋还是不让单纯新刃在线女装?”


“都不是。”


“那哪个啊,不赌刀不咸鱼?不对啊这两我没保证过啊。”


烛台切看着一副吊儿郎当模样的审神者,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我们的意思是,主您是否还记得,之前我们答应让您看这些书籍时您的承诺。”


“哦,那个啊,记得。不就是说不要让那些未成年刃看见防止伤害他们幼小的心灵,从而引领他们打开什么不得了的大门嘛。”审神者挑了挑眉,“我那些比较牙白的书籍可都有好好收好哦?”


“真的?”石切丸眯着眼睛看着审神者,语气间透着怀疑,“您真的,有好好收好嘛?”


“对啊。”审神者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就奇怪了呢。”三日月宗近用袖子挡住了脸,“烛台切可是说,您没有好好遵守承诺,将书暴露在那些孩子的面前哦。”


“而且还是相当牙白的那种。”加州清光看着审神者一脸复杂。


“啊?”审神者一脸“你们在说什么傻话”的表情,“先不说我可是每——天看完后都把他们好好藏好再睡哦。”


“我最近根本没怎么看过那些很牙白的书籍哦。最近看的都是比较清水的。”


“可是您的确,丢了一本在外面。”压切长谷部叹了一口气,末了他又加上一句,“十分牙白的那种。”


“不可能。我根本没有把书拿出屋过哦。你们怎么知道那一定是我的呢?”


“因为本丸里看那种类型的书籍据我们所知只有主您一个了。”


“可是我真的没有拿出屋过啊?而且你怎么知道本丸里一定没人和我一样呢?”


“会不会是您拿出来忘了呢?”


“不可能。”审神者果断地否认,她撇了撇嘴,“你们说我把很牙白的书拿出来了,证据呢?”


“就等你这句话。”烛台切光忠咬牙切齿地拿出了一直藏在身后的书籍,上面印着一个被触手绑住的一脸抗拒的绿发少年,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触手绑住的地方黏腻不堪,脸上还有十分不自然的潮红。看清这本书封面的审神者一瞬间变了脸色。


“您知道当山姥切君和俱利桑把这本书递给我时,他们的脸色有多惨白吗?”


“真的是一副收到了巨大打击的样子呢。”当时也在场的加州清光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不由得同情一下这两名清纯dk。“或者说被吓到了可能比较贴切。”


“被吓到很正常。”审神者看着那本书的脸上表情有些失控,她往旁边挪了挪。


“我能理解。”


“所以您现在没办法辩解了吧。”


“我们也不是想说责怪您什么的,只是想说让您下次当心点。”


“山姥切君似乎因为这本书决定不再吃章鱼之类的东西了哦,现在山伏先生在开导他。”


“毕竟是触手嘛。”审神者吞了口口水,“毕竟是连我都不敢也根本不想触及的领域。”


“所以说您。。。嗯?”


“这本书根本不是我的啊!”审神者又往后挪了挪,“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触手play了呜呜。。。快拿开好恶心噫。”


“哈?”


“我啊,虽然变态爱看小男孩女装爱看他们恋爱爱看他们为生命进行大和谐。”


“可是我真——的!!!”


“完全不能接受触手的吖!!!”


烛台切看着审神者一路挪到离那本书最远的地方。


“可是您明明有买过捆绑。。。”


“捆绑和触手能比吗?捆绑顶多算是小情趣哦?”


“欸。。。”


“真的不是您的?”压切长谷部小心翼翼地问着,审神者现在的举动虽然有些夸张,但并不像说谎的样子。


更何况之前有发现过很牙白内容的书籍,她也大大方方承认了。


“当然了啊!”


“那就奇怪了。”


“会是谁的呢?”烛台切光忠看着书有些苦恼,既然不是审神者的,那会是谁的呢。


“话说我之前就想问了。”加州清光举起了手,“那里面,是不是有夹着什么啊?”他指着书中的异常狭长的缝隙,问着。


“咦?这是。。。”烛台切光忠顺着那个缝隙打开了书籍,果不其然里面夹着一张手制书签,上面还有着制作者写的一句话。


“这个笔迹。。。好像在哪里见过。”


“啊这个笔迹不就是○○○桑的字嘛!”


“破案了。”


“这还真是没想到啊。”


“我就说不是我的吧!”


“对不起啊主上。”


“倒是太大没关系啦也不至于道歉。。。”


后来这本书真正的拥有者被好好教育了一下。

——

个人来讲触手是真的无法忍受

其实我也不知道,或者说没想好这本书究竟是谁的。

其实说实话,谁都可能哦。

无论是看起来老实的,或是比较闹腾的。甚至是这场会议里的刀剑男士都有可能哦?

你们觉得会是谁呢?


大胸美腿
新刀全占了(xxx)

是久违了的全员套上小裙子企划!!!
意外的适合呢,豊前江桑www

感觉本科真的超——级好看嗷嗷!!!!
就是嘴好像有点欠(小小声)

Ummmmm。。。
这次遭殃的是神秘人
(管不住自己的手.jpg)
若有感到不适者请自觉退出。
(这已经不能算是换腿了(这是换了身子啊(小声bb)

审神者养成计划


审神者养成计划
说是养成,实则是为了防范人渣审神者而设计的极化
为此时之政府设立了一个新的机构,专门收留那些因为各种原因而“无家可归”的付丧神
那些付丧神们被分成好几个团队,用来接待“实习期”的审神者们。
教他们审神者事务的同事观察他们平日的一举一动,对于是否有资格成为一个审神者做出评价,决定该实习生的去留。
换句话说,他们就是那些实习生正式就职审神者前的最后一个关卡。
无论之前笔试或面试的结果如何,只要负责他的那个团队说不合格,那就是不合格,自己打包东西回家。
相当于最终boss的存在。
考核结束后如果付丧神有意,也是可以跟着对应的审神者离开。
当然,这也要取决于双方的意愿。
“只是通过笔试,是无法了解一个人的全部的”
“所以政府决定,通过一个月的相处,来确定您究竟是否能够胜任这个职位”
“毕竟将来与您朝夕相伴的是付丧神,而不只是填满了字的纸张。”
“祝您与该团队的刀剑男士们相处愉快。”
——
不坑
更新慢
突然的脑洞
大概会分成好几个故事慢慢写
也不知道有没有撞梗啊_(:3」∠❀)_

真的很努力地想画一个部部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
希望有生之年能学会画画qwq

长谷部~大不同~
半夜起来涂口红~
涂完口红带美瞳~
带完美瞳骗儿童~
——
长谷部你知道吗你变漂亮了真的。
嗯没骗你。
我超爱你现在这样噗。。。
没我没笑,没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乖来抱一个!
——
诸君我真的超爱他的哈哈哈哈哈哈

当男刃变成小动物

Ooc有
段子向?
含审神者
蛮常见的梗
亲情向友情向
我努力贴合实际!
诸君!我们的口号是!搞事!搞事!搞事!
快要秋天了同事们要注意天气转换啊!
马上要开学了学生党的同事们作业做完了吗?
——
审神者发烧了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审神者发烧后灵力紊乱造成的事件。
致使不少刀剑变成了其他物种,并且时间意外的有些长。
爱染国俊→猫
小小的,毛茸茸的一只棕黄色小奶猫,头顶有一小撮棕红色的毛发比较抢眼,叫声有些奶声奶气的。不过只有外边表是小奶喵,机动之类的max!
左耳似乎是敏感点,每碰一下就会抖三下。
因为猫的身子没有办法去内番或出阵所以在变回去之前都免了。
和之前一样会去催促明石国行内番,比如用牙咬着衣服的一角努力往外边拖,或者用小小的身子试图把对方给推动。当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反而后颈皮会被对方小心地拎起来放到另一处,比如他的正前方。
来派的监护人有时候会拿着逗猫的玩具来逗自家弟弟,或许是因为变成猫的缘故很容易就会上钩,小脑袋会跟着吊在他面前的东西左右摇摆,逗累了就一手把他往自己那里拢一拢。或是把他安置在自己的衣服里,手敷在奶猫的身上露出小脑袋,这样抱着午睡。
而“喵喵喵”着抗议的小爱染,在自家监护人小力的轻拍以及暖fufu的环境下就渐渐睡着了。
有时候萤丸没有任务也会加入这个行列,不过为了不把爱染喵压扁,会特意空开一个位置,把爱染喵放在中间,三条萌木色的小毯子盖分别在奶喵和萤丸明石的身上,两人的手搭在奶喵的爪子上。防止小奶喵醒来后四处乱逛结果不小心受伤啦!别说爱染喵还真的有前科!磕磕碰碰常有的事。
甚至有一次和药研玩耍是不小心掉进了池塘,还好被鹤丸叼上岸。
在来派其余二人远征或出阵的时候会待在部屋门口等着。哪怕离开也不会太久,除非是被孩子们带走玩了。
有一次不小心被带去战场,因为自家刃被戳伤了,炸毛的小奶喵挡在自家刃面前冲着敌军“喵喵”叫,超凶!并且在最后的一只敌短刀俯冲下来的时候迅速绕道后面“啪叽”一声压住人家的尾巴!小短刀的尾巴被压着飞不起来,满腔委屈地想转过身用刀将奶喵赶走,结果一时大意不小心被爱染喵抓了个满脸花,接着被爱染喵的队友们一手一个拎起来,接下来就gg。
短刀酱委屈。
当然爱染喵也是免不了一顿训。
在爱染为喵期间,来派的两刃在出阵或是内番回来后满身疲惫,爱染喵就会在他们脚边绕来绕去,接着被捏捏小爪子埋埋小肚子,因为手没有被抓着,所以在被埋肚子的时候会用爪子顺顺对方的毛或者拍拍对方的脑袋。
当然在变回去时萤丸和明石多多少少会有点遗憾,到更多的是欣喜与安心,虽然他们都愿意一直照顾着养着爱染喵,但爱染却不想一辈子都做喵,毕竟奶喵在战场上可帮不上什么太大的忙,也没办法在祭典上肆意玩耍。
“喵呜!”努力推。
“怎么了爱染,要一起午睡吗?”
“爱染是要喊你去内番才对吧国行。”
大俱利伽罗→黑兔子
黑漆漆的一团挤在被褥里,把叫他起床的烛台切吓了一跳。兔子的尺寸不是很大,却也不小,算是中等的一团?
是表面上一副不愿与你搞好关系的样子同时在你旁边一蹦一跳特别欢快的傲娇黑兔子。
喂食的话会很听话地凑过来,虽然表面上一副冷淡的样子,但吃的欢快,即使是一片小小的菜叶也能抱着(?)啃的欢快,因为是兔子所以有些不知饱,面对时不时的投喂都会游刃有余地吃下肚,看得烛台切怕他撑坏肚子。但是鹤丸国永就不一样了,仿佛是怕他吃不饱似得会时不时叼或者拖一些吃的过来,当然有时候也会吓俱利兔,与人身时不同,俱利酱是否被吓到很容易被看出来,因为被吓到的话长长的耳朵会瞬间立起来绷直。
偶尔鹤丸会带着俱利兔去本丸的小池塘游泳,当然是鹤丸游,俱利兔待在他背上,当然泡澡的时候也是这幅光景。
或者拿个小木桶里面放点水,置于温泉面上,再把俱利兔放进去,当然还有他的小鸭子!
黑色的兔兔在不大的木桶里,时不时用粉嫩嫩的鼻尖或是小嘴巴去碰碰那只黄色的塑料鸭子玩具,这样他能玩很久,被抱出浴桶的时候会有些恋恋不舍地盯着小黄鸭,耳朵也会微微耷拉着。
吃到好吃的或者和关系要好的孩子(例如烛台切,sada酱)待在一起时耳朵也会立起来,不过不像是被吓到的那种绷直,走路有些一蹦一跳,很容易看出心情好的样子。变成兔兔的俱利酱似乎坦率了点呢!
午后闲暇时光大多会被烛台切或sada酱抱在怀里顺毛,有时候就这样午睡也是常事,当然晚上回去和鹤丸挤在一起,一大一小,一黑一白两只毛球挤在一起倒也不冷。
会想要出阵,但这时候会被抱起来点一点鼻子说不行接着被留在本丸的人抱走,在同伴出阵或远征是会待在离门口不远的柱子后面等待对方回来。就算被抱走带去玩也会时刻留意动向。
当然变回去后有小小闹过别扭(其实是害羞)
“来,俱利酱,吃饭饭咯!光忠特制——兔粮”
“伽罗看起来好开心啊!”
“。。。”嚼嚼嚼
鹤丸国永→白鸭
白白胖胖的一只大白鸭,与普通鸭子不同的大概是金灿灿的眼睛和过分白净的羽毛。
被抱着俱利兔的烛台切发现的时候正盯着自己的鸭翅膀,瞪着眼睛嘴巴张大一脸震惊。
这还真是被吓到了鸭!
看见烛台切就连忙“呱唧呱唧”地朝他一摇一摆地奔过去,嘴里“嘎嘎嘎”叫唤着,吓得烛台切连步后退,要不是因为本丸里没有鸭子以及怀里的俱利酱险些以为鸭子精入侵本丸了。
听见对方试探性地喊了声“鹤先生”就发了狠似得狂点头。张开嘴就是“嘎嘎嘎!”确定想说的话传达不了后,无力地垂下羽翅,泪眼汪汪地缩到角落掉眼泪,整个人阿不,整只鸭都颓废了。
就算不是鹤,火烈鸟还是鹅都行呀!为什么偏偏变成了鸭子!!!
缩在角落的鹤丸不停地抽泣,委委屈屈的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接着被从烛台切怀里蹦出来的俱利兔给安慰了。
于是大白鸭猛的抱住小黑兔,并很不客气地想用小黑兔擦个眼泪或鼻涕然而事与愿违。
事实证明,鹤丸国永就算变成了大白鸭也是那个鹤丸国永,死撑改名为鸭丸国永。
那段时间你要小心不知从哪里蹦出来吓你的大白鸭!被吓到的话可是会被笑话的哦!不过笑完以后会讨好似得跑到你旁边蹭蹭你,或是不知从哪里衔了花过来递给你,金色的眼睛一眨一眨的,仿佛在求你原谅。
会在午后在本丸的池塘里游个泳,背上背着俱利兔,游得欢快。偶尔被药研甩了一身水也不会怎么样,等到上岸了俱利兔从他背上跳下安全着陆后,再“噗噜噗噜”地甩掉身上的水。
平时走在路上大摇大摆的,看见除了他以外的伊达组三人在走廊肩靠肩午睡,会去拖一沓小薄被过来,吃力地盖上,自己窝在旁边也睡了,醒来会发现自己被烛台切过sada酱抱在怀里,如果对方没有醒就会眨巴眨巴眼睛,随后闭上眼睛继续睡。
沐浴的时候简直就像是在游泳一样,偶尔会用嘴巴小力推着载着俱利兔的浴桶前进。
经常在镜子前尝试“白鹤亮翅”的动作结果每次都因为平衡问题“呱唧”地摔在地上。
鹤球委屈。
晚上睡觉的时候坚持和俱利兔挤在一起不去同伴被窝里,太挤,不过这样不会冷,如果空调开的太过会把俱利兔往自己的羽翅下拢,用温暖的羽毛包裹住俱利兔然后自己努力缩成球。
睡得迷迷糊糊的俱利兔偶尔会醒来从他羽毛下跑出,叼一小块布过来早给鹤丸披上。
当然结果还是鹤球接过布自己来。
偶尔半夜的时候sada酱或是烛台切会起夜,发现的话会迷迷糊糊地跟出门,在那之前不忘给俱利兔叼来一块被子,跟在sada酱身后直到回到部屋。
当然大多数情况在半路时就被发现最后被抱回部屋。
当然两个人最终都会选择先把有些迷糊鹤丸放进自己的被窝,随后小心抱起俱利兔也放进自己被窝,大家一起挤挤碎觉。
这就是为什么每天早上醒来鹤丸和俱利兔都会发现自己变位置的原因。
“鹤先生,别在尝试那个动作了。”
“嘎!”QAQ
药研→鲤鱼
黑色的小鲤鱼,被发现的时候正在被窝里扑腾着。
也辛亏兄弟认得出来他,接着被手忙脚乱地送到本丸的池塘里。
于是空荡荡的本丸池塘里终于来了第一名住户!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因为没办法研究药物也没办法陪弟弟训练更没办法出阵,所以只能整日无所事事地在池塘里游泳。有时候会恶作剧般的给游过他旁边的鹤丸鸭一个小小的惊吓,比如突然来个“鲤鱼过龙门”之类的,接着给鸭扑腾了一身水,接着凭着自身的优势“搜”地一声游到较远的地方。回头看着湿漉漉的白鸭愉悦地晃了晃尾巴。
当然鹤丸也不恼,悠悠闲闲地跟在他后面游,在无比寂静的环境下突然掀起水花或是突然张嘴叫一声试图吓到这只小鲤鱼,当然事实上的确是吓到了,被吓到的小鲤鱼会本能般的迅速游到别处去。
不过成为鱼也有成为鱼的不便,例如因为没有眼皮所以兄弟们无法分辨出他是否睡着了,如果大白天的发着愣一直处在一个位置不游动,自家的兄弟们就会忍不住担心是不是没有精神生病了balanala的,尤其是一期一振,抱着五虎退跑过来满脸的担忧,就差去找审神者了。
不过也没办法,本丸里没怎么养过鱼,况且刀变成鱼这种本来就属天方夜谭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总会担心有什么不良反应之类的。这时候只要摆摆尾巴应付一下来自兄弟的问候之后差不多就可以拍拍屁股溜了。
当然身为鱼还有一个不方便的就是记忆力似乎变差了,明明兄弟同他说过要去出阵转身就忘了,游在靠走廊的方向,不停的将脑袋瓜子伸出水面想看自己的兄弟。
接着五虎退和爱染就会跑过来比划着告诉他兄弟们出阵去了。
三人会聚在池塘边一起玩,偶尔五虎退或是爱染会不小心掉进水里,鹤丸或是在旁边陪同的小叔叔就会快速把小家伙救上岸,接着被小叔叔用毛巾擦干。
小叔叔似乎很喜欢看他们玩,几乎天天坐在那里陪着他们。有时候会带点小玩具过来,逗弄着爱染和退退两个小家伙,或是给俱利兔捋捋毛。
鱼饲料是特制的,都由兄弟一起喂。伴随着“药研尼快快长大”的呼唤声,当然一期一振也是如此,边喂食边用仿佛哄小孩一般的语气哄鲤鱼,偶尔鸣狐也会帮忙喂食,在狐狸尖细的声音中夹杂着很轻很轻的用本音去说的“要,多吃点哦。”“乖,乖”的话语。
因为各种无理由的担心,一期一振强烈要求审神者给他搞一个大些的鱼缸,想说让药研呆在里面,晚上在部屋里睡,偶尔还能带他四处逛逛。
审神者应允了,虽然她实在想不出一期一振抱着鱼缸逛本丸的场景。
“来,药研,看看这个鱼缸你喜不喜欢!”
“药研尼你现在看起来好小啊。”
“要快快长大哦!”
药研鱼:。。。哦。
五虎退→白猫
小小的白喵,远远望去就像一只小悠悠的白色绒球,叫声十足的奶气!
被发现时正蜷成一团做着美梦,五只小老虎围在他身边摇着尾巴。
走路摇摇晃晃的,平时出行的时候五只小老虎会像保镖似得跟在他旁边或是身后,结果就是像日本号这样怕老虎的,想摸退退的毛都不敢,虽然这些小老虎看起来几乎是猫。
因为怕他摔倒所以一期经常抱着小小的奶喵行走,怕冷就放进领子里,可能是怕乱动扯到一期一振,五虎退只能乖乖巧巧地缩在一期敞开的领口。五只小老虎就围在一期脚边,仰着头对着自家主人的方向“嗷呜嗷呜”叫唤。
如果不小心掉下来会聚起来当肉垫,也不是怕一期一振接不着,就是怕万一。
当然粟田口的大家也会抱着退退吸猫,鸣狐也喜欢把奶喵抱在怀里,拿着椅子坐在池塘旁边,一边撸猫一边看药研鱼在那里游,或是拿着玩具逗弄自家的小侄子以及来派的小家伙,又或是备好小零食看着两只小家伙和另外那几只一起玩,此时退退的小老虎会匍匐在鸣狐脚边,打着哈欠随后小憨一会,或是在得到允许后跑到不远的地方玩耍,那岁月静好的场面让鸣狐看起来宛如一个退休老干部。
喝牛奶还有吃零嘴时会不小心弄得满脸都是,这时候会被兄长或是小叔叔抱起来用小毛巾轻轻地擦干净,或是被小老虎给舔干净。
兄弟出阵回来后如果有伤会在旁边守着,直到对方进了手入室手入才会离开。
退喵有些胆小,如果被鹤丸鸭或是其他的东西吓到会瑟瑟发抖,严重的话说不定还会掉金豆豆,这个时候小老虎们就会跑出来挡在退喵前面,对着吓到他的人事物,嘴里发出“糊糊”的声音。
这个时候鹤丸鸭会大摇大摆的跑过来用扁扁的嘴轻轻蹭蹭小家伙,接着从羽毛下面叼出藏着的小花放在小家伙面前。如果原谅了,那么退喵就会反过来小心翼翼地蹭蹭鹤丸鸭。
五只小老虎也就此作罢,当然也有几次因为护主心切拔了鹤丸鸭的几根鸭毛。
碰到尾巴的话会害羞。
晚上睡觉的时候会被五只小老虎围着,就不怕有危险啦!
“退退,来哥哥这里。”
“咪呜。。。”

因为极化被被太好看了
他太可爱了
所以我
没管住自己的手
溜了溜了(`・ω・´)
——
被被你知道吗我现在超想带你出去炫耀的。
对就穿着这身小裙子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