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

咸鱼咸鱼咸੧ᐛ੭

当你给他们情人节巧克力时

含all婶
Ooc
女审神者
有私设
——
加州清光
送的是一盒卖相很可爱的巧克力,例如小爱心,小兔几之类的
收到礼物的时候十分兴奋,赤红色的眼睛里仿佛有星星闪烁
会开心的举着巧克力,眨着星星眼傻笑,在听到审宛若提醒般的轻笑后,会掩饰般地咳嗽一声端坐着微笑着道谢
因为巧克力的造型很可爱很可能会舍不得吃
这时候就该好好劝他,当然亲自喂食也可以尝试,有几率获得对方回喂哦√
如果忘记了他的巧克力(即便是义理的)会有点点可怜兮兮的鼓着嘴望着你
知道是义理的话即使有点小失落也不会表达出来。。。大概?
“欸情人节巧克力?这是意味着我被啊路基爱着嘛?”
“。。。说的好像我不爱你似得。”

大和守安定
送的是和清光一样偏可爱风造型的巧克力
收到的时候会瞪大眼睛,指着自己,一脸不可置信地说道“欸?给我的?”然后会绽放笑容道谢,并且会附带一句夺誉的语音,不过听起来多了几分撒娇的意味?听起来很开心的样子,身后的樱吹雪也证实了他的确很开心
会跑去和清光小小的炫耀一下。如果听说你喂了清光巧克力,就会一边说清光是小孩子,一边时不时看你几眼,欲言又止的样子,这个时候如果你喂他的话,会看到小天使拉高了围巾
对害羞了
如果知道清光喂了你,也会拿一颗递到你嘴边,见你吃下去后如果看到手指上有残留的巧克力会下意识舔掉。愣一下反应过来后再次拉高围巾并且捂脸。
如果是义理巧克力的话可能会有点吃味?但还是很开心收到了礼物,如果忘了的话会是和清光一样的反应。
“清光你看这是啊路基给我的情人节巧克力哦!”
“哦我也有。”

鹤丸国永
准备的是一盒含有各种不同口味的巧克力
不吃就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而且是鹤丸喜欢的还有辣味等怪味惊吓系列的哦~(喂)
可能会有一连串的美味,然后猝不及防来颗辣的,也可能有其他排列哦!
本人收到的话会一面说着“这还真是吓到我了”一面笑嘻嘻的收下。
然后带着满脸灿烂的笑容毫无防备的在你面前随手拿一颗塞进嘴里。可能会被巧克力的味道惊到说不出话,如果吃到的是普通的美味的巧克力倒是会称赞并且也会给你一颗。
这时候就要看鹤丸手气好不好给你拿了颗惊吓还是美味了。
不过对于是不是本命巧克力似乎并不是那么在意
“。。。不过还真是吓到我了巧克力居然会有辣的”
“。。。对没错还有酸的。。。酸死我了日。。。”

爱染国俊
准备了一盒巧克力香蕉,对就庙会上卖的那一种
有好好的道谢以后,小小的孩子拿起一根手舞足蹈的很开心的样子,就好像去了真正的庙会一样,又是一个眼睛里有星星的小可爱。
尝试着吃一口后仿佛发现新大陆一样开心,会凑到你嘴边给你也尝尝。
哦,纯真的孩子啊,还不知道间接kiss的意义
当你少女心爆棚的想要乘机来个间接kiss的时候会有监护人来一口咬掉,或是萤丸,或是明石,两个家伙会在敷衍着爱染的“问候教育”的同时向你投来若有若无的警告般的眼神
你后脊一凉
啊当然如果没有的话,会在你示意一口就足够了以后毫不介意地吃掉剩下的一部分,会把巧克力拿去给萤丸和明石一起吃。
如果是义理。。。对于一个毫不在意义理甚至根本不知道义理本命是什么意思的孩子你能期待啥。
“怎么样啊路基好吃吗!”
“好吃!小爱染喂得当然好吃!!!”我相信如果没有那边的懒癌和萤总灼热的视线的话会更美味:)

药研藤四郎
送了一盒小的巧克力球。
丝毫不惊讶的样子,仿佛你送的不是情人节巧克力,在征得同意后拆开来意思意思尝了一个。
对他来说可能是有些过于甜腻的味道,皱了皱眉,嚼嚼嚼吞下去。
然后装作很满意很喜欢的样子向你表示他很喜欢这份巧克力,也许会在你的因为注意到他皱眉的动作而略带怀疑的注视下,毫不犹豫的再吞下一颗
会把巧克力好好收好。
因为是你送的所以会吃,偶尔。
当然也有(极大)可能被兄弟瓜分掉,比如某个甜食人妻控的小家伙。
对吧,包丁。
对本命或是义理可以说是在意也可以说是不在意
当然无论是否本命都免不了几句调侃就是了。
“大将,吃太多巧克力很容易胖哦”
“闭嘴药研;)”

压切长谷部
收到了一份十分精致的巧克力
无论是你或是他
并且默契的都用了紫色丝带蝴蝶结。
因为他的眼睛是这个颜色,而你喜欢这个颜色。
收到巧克力的他“彭”的一声飘起了樱吹雪。一副感激的说不出话来的样子。
因为兴奋或是害羞的绯红的脸,被他用巧克力挡住,像个害羞的女子高中生一样可爱的要命。
巧克力可能会被收藏起来,就像花丸里那个金牌一样
死活舍不得吃你送的巧克力,于是你们只好一起食用了他赠与你的那份。
空气里弥漫着甜甜的巧克力的味道。你看他一直忐忑不安似得看着你将巧克力送入口中,然后询问味道如何。你笑着说很好吃。
然后被樱吹雪糊了一脸(x)
你见他一副放心的样子,随机喂了他一颗巧克力,并同他说巧克力抱太久会化。
被喂食的付丧神面红耳赤目光呆滞,舌尖轻触到你的指尖,你觉得有点痒。
结果他听到你那句话后身体一僵。开始思考如何保存这盒对他而言珍贵无比的巧克力。
最后被你提议一起吃了。甚至加上了“主命”二字。
由于主命他打开了包装,和你一起吃。
“长谷部我喜欢你。我在一起唔噗。”论告白的时候被樱花糊了一脸:)
“啊路基这种话应该由我来说。”
“啊路基,我喜欢你。”
“不同于普通朋友,同事之间的喜欢。”
“是想占有您的喜欢。”
“请原谅我这份逾距的感情。”
“如果可以,请和我在一起。”
他单膝下跪,温柔地,仰视着你。紫罗兰一般的眼睛里满满都是你的倒影。
——————
以上
最后一段是我的小私心
就想写甜甜的压切婶
在这里悄咪咪给长谷部表白
我永远喜欢长谷部
长谷部我喜欢你
想太阳你,和你一直在一起的那种
⁄(⁄⁄•⁄ω⁄•⁄⁄)⁄。
最后祝各位小可爱们情人节快乐呐♡

当男刃变为女刃

含女审神者
含微量压切婶
含隐秘清安等cp元素?
——
大概是因为特殊原因,本丸内个别刀剑男士性转且持续了几个月。
大和守安定
除了胸变大声音变软以外没有丝毫变化
看起来身娇体软易推倒仿佛力气小了不止一倍,事实上机能例如打击之类的和身为男性时没什么区别
被婶婶各种求抱求膝枕求埋胸求嫁(x)
于是被清光时刻盯着?
衣着依旧是那一身毕竟用婶婶的话来讲:
出阵服什么的看起来就和长裙没差啊(x)
本来婶想让乱贡献一下裙子然后。。。因为身形不合所以可以毫不费力地看见胖次哇哦居然还是蓝白条的诶嘿♡
于是换服被否决,仍旧穿着男性时的衣物
为防止与加州某人产生一些意外在恢复前一直住在婶婶寝室隔壁的近侍房内
为此还换下了(原)万年不变的近侍长谷部。
“安定小姐姐请嫁给我!!!超级可爱想太阳!!”
“啊路基醒醒你没那功能。”

药研藤四郎
头发倒是长了些,就披着或者随便扎个马尾,即使变成女性依旧散发着王八之气阿不,是二米八的气场,毫不意外是个贫乳啊目测死撑a,哦这真是可爱的属性(被打)
看起来蛮成熟,黑长直大长腿还有贫乳小姐姐什么的赛高!
出阵服变成了乱酱友情提供的小裙子❤
意外的契合?就是胸那里有点点小,毕竟贫乳和全平没有还是有些差距的!!!
內番服的背带裤在婶和乱的强烈要求下换成了短裙,有穿打底裤所以看不见胖次
还是配的黑丝,原汁原味甚至更显妩媚社情
大概是一种超级帅气的姐姐形象
被粟田口的大家列为保护对象了
据说粟田口大哥见了性转的药研激动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顺带一提,因为原寝室太过拥挤防止尴尬,所以药姐与安定一样安置在近侍房内,偶尔会被啊路基拉去谈谈女孩子的小秘密?
婶婶开始给她投喂木瓜牛奶
“药姐好腿!!!黑丝万岁!!!”
“大将口水要流出来了哦。”

爱染国俊
看起来是个超——级开朗活泼的小姑娘!红色的长发被扎成单马尾或双马尾。嗯还是个贫乳毕竟是小孩子呀!金色的眼睛炯炯有神,打招呼会露出超明媚超赞的笑容!超级可爱!!!
依旧不放弃拥有爱染明王刺绣的衣服,套上裙裤大概是最大极限
意外的看上去有些瘦弱或者说纤细
不知为何啊路基毫不担心地让爱染住在原本的寝室
用啊路基的话来讲,那两一个懒得动手动脚,另一个不可能动手动脚,况且那两根本没那心思
几度被啊路基以去庙会做诱饵骗换各种小裙子
“爱染换上这件浴衣我就带你去庙会!!”
“啊路基请不要以庙会为名诱骗我们家爱染。”

鸣狐
卷翘的银色长发用发饰固定在脑后,女性化后的容颜。。。哦不好意思带着面具看不大清,前凸后翘肤白貌美腿还长
不知道为什么浑身发着一股人畜无害的气息
衣服被啊路基毫不留情地换成了小裙子,意外的是小狐狸还帮衬她一起忽悠鸣狐穿裙子???
声音依旧是苏到爆炸然而对话仍旧全靠小狐狸
据说某粟田口大哥看见她的时候整个人如死机一样,
然而本人则是满脸冷漠的吃着油炸豆腐看着自家的傻侄子有些僵着笑脸与她对话
又是一个住到近侍房的妹子
毕竟原寝友一期一振好歹算是个气血方刚的少年,另一方面这个正直的汉子称男女同寝对弟弟的影响不太好于是。。。
她就搬进了近侍屋
“丫丫在下觉得这件白色的更适合鸣狐呢。”
“欸我觉得这件藏青色的也不错。”
“小狐狸。。。叛徒。”

压切长谷部
灰色的长发有条不紊地绑好,紫罗兰色的眼睛是一大亮点,看起来是一个英气十足,特别严谨守纪的姑娘。
但是由于主命被迫换上了裙子,还是水手服。
理由是穿着內番服看起来就像惨遭大天朝校服糟蹋的美女。
尽职尽责地做好所有事
大概是除了安定以外被要求膝枕求抱抱求得最多的一个。
也是唯一一个因为性转而与啊路基住进同一个寝室的刃。据啊路基说,性转的长谷部抱起来软软的(因为欧派比较大),适合抱着睡。重点是她想揩油。
啧你就瞎扯吧婶婶。
然后这个破理由就被采纳了???
被审神者拍了好多照片,美其名曰:做纪念。
“长谷部你愣着干啥进被窝呀。”
“啊路基我现在是女的。”
“。。。你特么想些什么呢。”

一起守岁吧❤

2018年第一篇文
新年的本丸
Ooc有
剧情很迷
结尾仓促
没有赶上2017的尾巴。
以后会以这个本丸为舞台写故事_(:3」∠❀)_
——
12月31日,一年的最后一天
审神者自幼便有着守岁的习惯,话是这么说,事实上只是半夜悄悄溜出卧室一个人仰望着星空喝着早已冷透的咖啡熬夜,接着被发现然后接受教育罢了。
没有家人的喧闹,或是热腾腾的食物,仅有的几个朋友都归了家,只有无尽的冷与孤寂,还有被寒风隐隐作痛的手。
9岁之后她在家族里便成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存在——起码她是这么想的。
当然这都是题外话。
今年也还是一样吗。。。
审神者坐在地板上,哈了一口气抬头望着漆黑一片的天空。算算时间,还早着呢,这才8点多。
做些什么来打发时间呢。。。不如先去泡杯咖啡好啦?
“啊—路—基!”今剑蹦蹦跳跳地跑到审神者的身侧,拉起了她的手“呐呐啊路基,陪我玩吧!”“唔。。。好啊。不过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了吧。”审神者站起身,末了仿佛怕小短刀误会似得,又急忙添上一句,“我是说今年,因为明天就是新的一年啦。”“新的一年。。。”小小的今剑歪了歪头,“那,啊路基要守岁嘛?今剑也想要守岁可以吗?”“是的呀。”小姑娘弯起了眸子,浅笑盈盈地应着,“我有这个习惯。今剑要守岁哇?当然可以的呀。”
“哦,守岁啊?已经到了这个日子了啊。”鹤丸忽的窜了出来,审神者见他手上还拿着几个雪球,笑着感叹着“时间过得还真快啊。啊不过要守岁的话免不了宵夜吧,我去让小光做点宵夜。”“欸?才8点啊?不,鹤丸先生也要守岁嘛?”审神者略微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随后想了想也是,没有人规定只有她一个人会守岁。
“是啊。”三日月弯起了他承载着新月的美丽眼眸,笑眯眯的饮了口茶水,“时间过得还真快呢。那我这个老头子也偶尔来守个岁好了哈哈哈。”
“啊路基要守岁嘛?我也要!”安定“刷”的一下拉开审神者斜后方的拉门,蓝色的眼睛里仿佛闪烁着星星。“当年一直和冲田君还有清光一起守岁呢!好怀念啊!只可惜。。。后来就只有我和冲田君,再后来。。。”“是呢。”清光一手搭在安定肩上,看了看安定渐渐有些沉下去的脸,拍了拍他的脑袋。
“今年咱们和现在的啊路基一起守岁吧。”他轻声道。“嗯。”
“长期一个人守岁的,本丸里应该有不少吧。”三日月没由来的说了一句。
审神者看着他们沉吟了半晌,起身匆匆跑向召集刀男们集合的摇铃,用力摇了摇,待得本丸全员集合后,她红着脸,大声道“那个,因为今天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所以我想邀请大家一起守岁,那个。。。因为可以热闹些。。。啊,如果有想睡的可以先睡。不是,如果有不想参加,也不是。。。嗯。。。对不起。”
“守岁啊?好像很有趣啊!”“哇可以和一期哥守岁好棒!”“和一期哥一起守岁什么的最高!!!”“小叔叔咱们来玩吧!”“守岁当然是要喝酒咯~”“嗯守岁啊。。。来做一些愉♂悦的事情吧,我是说玩游戏哦。呵呵呵呵。”“兼桑你守岁真的没问题。。。”“国広你别真把我当小孩子啊!!!”“居然要和赝品一起守岁。。。”“哟西办集会啦集会!”“没兴趣和你们打好关系。”
审神者看着众人你一言我一句地哄闹着,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下去也不是,红着脸颊笑着,突然微微变了神情,嘴唇微张,最终大声地打了一个喷嚏。
没错很大声,而这个无意的举动让全场静了下来并且盯着她看。
小姑娘的脸颊更红了,手足无措地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干脆捂脸低头。
“诶呀,家主是感冒了嘛?”髭切笑眯眯地说道,随后见身边一道残影过去,了然般的呵呵笑着,随后悄悄逗弄了下身边的弟弟。
“啊路基是不是穿的太少了啊。”“大将稍微注意点身体啊?”“主君要不要让药研给你看看?”“最近有好好休息嘛?”
压切长谷部快速地将穿在身上的外套脱下披在审神者身上,口吻带着些责备,“啊路基,再怎么说您也不能什么都不穿就出来。”“长谷部。。。”审神者十分委屈“我穿了的。”长谷部仿佛被噎住了,两人面面相觑不发言语。
“那么,我就先去准备晚些用的夜宵好了。嗯。。。”烛台切打破了沉寂,又扯了扯身旁的大俱利,“做火锅怎么样?俱利酱麻烦你来帮我打下手好吗?”“。。。没兴趣和你们搞好关系。”
“最主要是找些好酒来!”已经稍有些醉意的次郎太刀招呼着。“光仔我也来帮忙!”“那我也来帮忙好了。”“哟西我们AWT48要不要也排个表演?“欸?可是只剩下4个小时不到了哦。”“守岁怎么能少了油豆腐呢?鸣狐我们去做点油豆腐吧!”“嗯(本音)”气氛很快就又热闹起来。几乎所有刃都跑去做一些或许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准备。
审神者眨眨眼随后嘿嘿笑起来。
大约是22点到23点那会子人又集齐在院落里,粟田口的短刀和胁差们拉着一期和鸣狐吃着便当各种玩闹,狮子王和同田贯几个开始堆起了雪人,大狸子意外地喜欢玩雪呢。
次郎太刀拉着自家兄长还有不动以及新选组一起喝酒,大和守安定微醺着半靠在清光身上傻笑,脸颊红扑扑的嘴里不停念叨着“冲田君”,清光有些嫌弃地轻轻推了推他,抱怨着“啊吵死了!”酒品不佳的和泉守倒地死睡不起,堀川见了顺势找借口将自家兄弟的布给扯了嘴上说着要给兼桑盖转眼就交给了歌仙丢进了洗衣房。长曾弥和山伏两个大笑着一个举着酒壶拍了拍伸着尔康手欲哭无泪的山姥切的肩膀,另一个“咔咔咔”地笑着大力揉了揉山姥切的头发。
山姥切突然夺过长曾弥手中的酒壶直接对瓶吹大口灌,吨吨吨吨吨!山伏大笑着道兄弟慢慢喝。长曾弥一脸懵伸手想要阻止。
一旁几个“老人家”乐呵呵地品着茶吃着审神者给他们订的吃食,毕竟这么短时间内没办法做出全本丸几十口人的伙食,所以审神者干脆抄起电话给订了些外卖。
左文字三兄弟坐在一起,小夜有些羡慕地看着对面玩举高高的岩融和今剑。江雪轻咳了声朝小夜伸出手,问他要不要像他们一样玩,小夜腼腆这脸点了点头,踌躇下将手搭在了江雪手上,这时宗三笑眯眯来了一句:“论身高我可是还比兄长高了1cm啊。”歌仙在一旁看着默默对比了下身高决定保持沉默。最后还是轮流给小夜举高高,并且也拜托了岩融,岩融大笑着将小夜扛在肩上,另一边扛着爱染,两个孩子新奇地看着另一个海拔的景色。
一旁的一期见药研盯着那里便一把将他抱起,药研推了推眼镜表示并不用,“欸药研你耳朵红了也。”“闭嘴,乱。”接着弟弟们也吵着要一期哥抱,一期笑着轮流抱过去,结果不小心一个顺手把一旁正吃着的小叔叔也举起来了,意识到自己失礼的举动一期涨红了脸,急忙将鸣狐放下,鸣狐皱了皱眉随后一把将一期公主抱了起来。“这样,才对(本音。)”鸣狐看着呆愣的一期,木讷这脸,“我也,是很强壮的(本音)。”随后才缓缓放下他。
今年,是不一样的。
审神者看着其乐融融的本丸,小抿了口长谷部特意替她泡的热牛奶——虽然她内心想的也习惯喝的是咖啡。身上披的依旧是那件长谷部的外套。
“啊路基,不去玩吗?”长谷部替她拿来了些吃食,站在她身侧。“嗯。”她微微点头,“我还是。。。嗯。。。长谷部你才是。”“不。。我不。。。”“啊,啊路基sama还有长谷部先生也,也一起来玩吧!”五虎退和秋田有些害羞,两个人满怀期待地看着两人。
“不。我。。。”“来嘛!”乱伸手将审神者拉起来,审神者急忙放下手中的牛奶,随后拉着长谷部,笑得无奈“那就走吧。”
长谷部长叹一声,“啊路基,你这人真是。。。”随后与她一起走进人群之中尽情玩耍。
“那么!最后的10秒倒计时啦!”鹤丸不知从哪里掏出了麦克风
“10!”
“9!”
“8!”
“7!”
“6!”
“5!”
“4!”
“3!”
“2!”
“1!”
“新年快乐!”

关于我家审神者沉迷小姐姐的 胸这件事

ooc有

蜂须贺虎彻
我是啊路基的初始刀来着
那天浦岛问啊路基为什么选我做初始刀
结果啊路基一脸哀怨的说
她一开始
以为我是温柔的平胸小姐姐
那晓得
是个没胸的糙汉子
#啊路基你过来我们谈谈人生:)#
#虎彻真品怎么可能是糙汉子:)#
鹤丸
我一开始以为
啊路基是个十分可爱的,正直纯真的女孩子
起码她看起来是这样的
直到
那天她带她回来本丸
这货不仅袭了人 胸
还厚颜无耻地求埋
#这还真是吓到我了#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药研藤四郎
一期尼来的时候担心我被大将摸大腿
因为他在炉子里的时候听说很多婶婶都馋涎自家短刀大腿
于是我向一期尼拍了拍胸脯保证
大将绝对不会这样
因为
她馋涎的是人家小姐姐的胸和大腿:)
#我家大将就是这样与众不同#
#至此一期尼开始担心大将带坏我们???#
烛台切光忠
那天我在做甜点
啊路基准备偷吃被我抓包
她吧唧吧唧嚼着点心
口齿不清地告诉我
就冲我这手艺和胸如果我是女孩子她一定娶我
她还说
如果我是女孩子
那我的胸一定埋着很舒服
#哦,可惜我不是:)#
#并不是很想要这种评价#
#一点都不帅气#
笑面青江·极
那天啊路基穿上了正装
手持一大束玫瑰花放在身后
满脸通红地走向我
全丸的刃都寂静如鸡盯着我们
然后
她对我说
请我把女鬼小姐姐喊出来,她想和女鬼姐姐约会
#不喊,滚#
#行了别憋着了我听到你们在笑#

关于这次活击
莫名燃呜呜
然而你们就这么打完了???
9vs1000还除了兼桑不带擦伤???
同事真的不考虑来把大太刀???
同事家一堆狐之助而且炒鸡可爱!!!
万幸的是结局总算是没有搞事,不过ufo你们到底是多喜欢让人跑啦。
爷爷出场的时候真的有一种:天空一声巨响,爷爷闪亮登场的感觉
港真切叔和大太怼的时候内心一颤一颤的,前两集险些碎刀的阴影😂😂😂
然而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我家被被和鹤球真t m好看!!!
鹤球打架还能打出翅膀飘小羽毛欸!!!爷爷打架出月亮你们商量好的是吧???ufo好像吃三日鹤???
啊啊啊也不对这也不是重点
重点是
结尾标示的剧场版始动!!!
我刀剑乱舞终于有剧场版了呜呜
不知道会不会引进中国,引进的话我我我就算吃土也要去看!!!
希望剧场版的剧本别是社长写的。
总之,完结撒花~
#可怜第二部队依旧无缝加班#
#活击鹤和活击被真的超级好看呜呜#
#我怀疑药总得罪了画师#
#堀川小天使结尾哭的啊#
#剧场版!剧场版!剧场版!#
#这集真的神仙打架#
#妈妈他们太好看了呜呜#
#最后堀川飞刀震惊我#
#就是剧情依旧想让社长食shi(笑)#

关于活击12

之前10和11没看,但是看贴吧大佬们的讨论基本知道了内容。
然后加上这一集。。。
emmmm。。。
原来婶婶还可以带着刀男瞬移并且另召唤一个部队的???
还带这种操作的???
我怎么不知道???
我怕不是个假婶???
鹤丸药研枪叔就这么被你们抛下了???
同事很皮
社长更皮
夭寿啦兼桑单骑vs1000敌军???
醒醒兼桑你是打刀!!!不是薙刀!!!
我透社长你搞事???
#ufo在搞事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社长醒醒我们这不是半年番#
说实话跑步那会真的吓到我了,兼桑你跑那么远居然还不带喘气???
#马拉松冠军和泉守兼定#
堀川出场那会是真的懵
我透?
社长你有毒哦???
#堀川你回来婶又不是不发工资#
说起来第一部队还只请了四个。。。爷爷可能迷路到隔壁碧蓝或者睡了,但起码活在台词里,而我家小骨喰。。。连台词里都未曾出现???
#不过被被真帅气#
#被被受伤了婶心疼呜#
#ufo画的大典太依旧没有眉毛#
#心疼一下被遗忘的几位#
#后台好玩吗?#
#感觉没啥进展#

关于这次活击。。。
原来他们在出阵时期还会帮难民做饭做公益活动的嘛。。。
药研被马舔脸那一段我。。。不厚道地笑了。
咪总出没大俱利出没注意!
蜻蛉叔的大福已经要吃不完了2333。。大家都是送的大福,陆奥守一脸“求表扬”(不是)炒鸡可爱!!!
狐之助垂耳委屈脸红炒!鸡!可!爱!!!!好想撸狐之助好想揉揉他的肚子和头想要顺他的毛。。。
第二部队再次出阵。
啊同事家的狐之助真可爱!!!
最后
我想吃膝丸烤的鱼,想喝点点煮的汤和被被盛的汤。。。想给药研洗脸,想吃蜻蛉叔的大福,想吃咪总递过来的番茄呜。。。
#我怀疑这次的活击是美食番#
#好想吃#
#mmp我好饿#

把药研送去修行了。
看着他和狐之助的话鼻子一酸。
“确定”两个字踌躇了一会再按下。
脑海里展现出几句挥之不去的话
#吾家有儿初长成#
#我家药研他长大了#
#会好好吃饭嘛会受伤嘛万一遭到别人欺负怎么办#
#感觉像是嫁了女儿#
我大概是没救了 ∠( ᐛ 」∠)_

大概是鸟精婶婶的本丸日常?
ooc向
二手本丸
婶大概快200岁的幼年鸟精
段子,我只会写段子
可能乙女吧

三日月宗近
和小姑娘刚见的时候,一直躲在加州的身后怯生生地看着我。
于是被提醒她尚且算是个幼年的鸟妖崽子,就弯下腰凑近她,乐呵呵地取了点心问她吃不吃,不经意间对视。
然后她愣了下紧接着扯着加州的衣服“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麻麻有妖怪!#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烛台切光忠
啊路基刚来那天,因为听说原身是鸟,于是和鹤先生说不知道她是该吃虫子还是人类的食物。
这么说了以后,对方拍拍胸脯说包在他身上。
于是吃饭的时候他端了一碗虫放到啊路基的面前。
活的。
#我为什么会放心让他准备#
#啊路基我们没有讨厌你真的#

药研藤四郎
初次和大将一起出阵的时候,发生了一个意外。
对面的敌短刀飞到了空中,嘚瑟般的摆了摆尾巴。
够不到。
然后感到身旁“蹭”地过去一个身影,下意识抬头就看到大将在空中把敌刀踹了下来身后还一双不知道哪里来的翅膀。
#傻了吧我会飞#
#据说鹤丸先生被大将的翅膀糊了一脸#

大和守安定
对于主的第一映像,大概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孩子吧。
刚开始那会,不知道为什么啊路基很黏我,并且可以看得出来她很喜欢我。
心里肯定是有些美滋滋的。
直到那天她喊我“安定姐姐。”
#清光我听到你在笑#
#啊路基我是男的#